寫在洗底前

定期回顧我個文科degree有咩用

奇啲 Kei4di1

--

話說我嚟緊九月會讀Master of Science,意味住我好快可以洗脫文科仔呢個標籤。

眼前undergrad畢業都三年,好似可以回應下當年迷茫嘅自己:用廿萬讀個文科degree換到啲乜。

1. 社會入場券

我冇做老師,亦都算唔上係文字工作者。工作雖然會使用到文字,但老實講我覺得中學畢業時嘅中文水平已經夠用。

先唔講指定學科,我而家嘅工作需唔需要一個大學學位呢?我覺得技能上係唔需要 — — 我日常嘅主要工作都係畫下graphic,用下excel,聽下電話,send下email,前者係我返工時自學返嚟嘅,後三者就中五畢業都識做,大學學位對我日常嘅工作技能冇任何幫助。

經驗上,我覺得讀大學嘅經歷的確有助我工作 — — 我喺大學圖書館返工,大學四年使用學術圖書館嘅經驗絕對有助我同班學生溝通,亦都令我更能理解學生作為使用者嘅思維,提供服務時會更加順利。

當然,好實際地,隨住一個招牌跌落嚟會砸死嘅大學生數目日益增加,大學學位係好多文職工嘅入職門檻。就如我頭先所講,我返工都需要寫兩隻字,雖然應用上冇撚用,但喺上司嘅觀感上,我覺得我嘅文科學位喺我搵工嘅過程入面都起到一定嘅加乘作用嘅。

2. 價值觀嘅塑造

我覺得文學院或者社會科學院嘅學生,思維相對會比較開放,比較唔受社會規範束縛,呢個亦都呼應返我三年前所講,讀文科可以換到一個「觀看世界嘅角度」。

舉個我覺得比較明顯嘅例子:

身邊大部份大學同學,比較直觀嘅職涯發展都係行教研路線,但就算唔行教研路線,我哋見到同學喺Private Sector、喺NGO,或者好似我噉,喺圖書館返工,都唔會覺得係啲咩好新奇好特別嘅決定。

我男朋友讀土木工程,但佢畢業之後冇做佢所謂本行嘅Civil Engineering,但其實都係喺建築界返工,個職位title都係「engineer」,但佢話佢每次同啲同事講佢讀土木工程,啲人都會好大反應,問佢做咩「唔做本行」,然後男朋友就要解釋一番。

感覺概率上,讀職業導向科目嘅人思維會比較直觀?

又,呢幾年我發現大學畢業只係一個起步。大學個重點,在於佢提供咗好多橋樑、好多窗口俾你認識呢個世界,發展更多嘅可能性:

我大學上過劉保禧嘅通識堂,好青年荼毒室成立之始,就係有劉保大力推薦,於是我follow咗荼毒室。然後有一次我去咗參加荼毒室同台灣哲普工作者朱家安合作搞嘅「說謊者悖論」講座,我發現朱家安講解哲學好簡單清晰,就follow咗佢Facebook,然後因為朱家安喺Facebook推薦咗Peter Singer《真實世界的倫理課》呢本書,我覺得內容好有趣就買咗本嚟睇,結果我喺書入面了解到畜牧業對動物嘅殘忍之後就返唔到轉頭,於是先有而家變咗pescetarian嘅奇啲。

3. 碩士入場券

好無聊嘅point。而且正正係因為個degree幫唔到自己搵錢先要讀master洗底,不過我master嗰科喺香港冇開degree課程,所以感覺冇咁蝕章。

俾你再揀多次,你會想讀咩?

我信決定論,所以我覺得如果係俾我返返去七年前,我都係會揀中文系。

但純FF嘅話,我會想major 社會學,minor語言學。

btw,廿萬好平,時間比較貴。

--

--